南海人才网>>南海资讯
长江流域降雨量 60年来最多
作者:hjq 来源: 阅读次数:124次 发布日期:2020年7月22日

长江2020年第2号洪水”正在演进发展。与“1号洪水”相比,这次上游洪水来势更猛,中下游面临的防汛形势也更复杂。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20日召开新闻通气会,就目前长江汛情和水旱灾害防御的焦点问题进行解析。水利专家表示,主汛期以来,长江流域降雨与常年同期相比明显偏多,降雨量排名1961年以来第1位。但由于早期底水较低、洪水调度科学等原因,目前长江中下游的洪水小于1998年。

据长江委介绍,进入主汛期以来,长江流域降雨出现由少转多的转折变化,与常年同期相比明显偏多。统计数据显示,6月1日至7月17日,长江流域降雨量较同期偏多4成,排名1961年以来第1位。其中,长江中下游降雨量较同期偏多6成,排名1961年以来第1位。尤其是7月上旬,长江中下游旬降水量较同期均值偏多1.6倍,与7月整月历年平均雨量相当,较1998年同期偏多2.3倍;鄱阳湖水系旬雨量较同期均值偏多3.1倍,较7月历年均值偏多6成,较1998年同期偏多7.5倍。

长江委水旱灾害防御局局长胡向阳说,降雨还呈现过程频繁、强度大、持续时间长、雨区重叠度高的特点。6月1日以来,长江流域共发生9次明显降雨过程,而且基本无间歇,直接导致长江流域发生超警以上洪水涉及河流多、分布范围广。共计226站发生超警戒以上洪水,涉及河流143条,其中超警戒水位171站,超保证水位29站,超历史水位26站。

“长江2020年第2号洪水”平稳通过三峡大坝。

据介绍,长江中下游干流及两湖出口控制站水位主汛期迅速上升,普遍迎来9米至11米的涨幅。但整体上看,2020年长江中下游洪水、中下游干流水位均低于1998年,局部地区比如鄱阳湖湖区及尾闾水位超过了1998年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洪水期间,水利部门联合调度长江流域控制性水库群拦洪削峰、充分运用洲滩民垸行洪,有效减轻了洪水影响。比如在“1号洪水”发生发展时,三峡水库连“踩”5次“刹车”,下泄流量从3.5万立方米/秒降至1.9万立方米/秒,最大削峰率为34%;在刚刚发生的“2号洪水”现峰时,最大削峰率为46%。

长江委表示,截至目前,长江中下游的洪水小于1998年,但并不意味着就可以放松警惕。长江流域即将进入“七下八上”的关键期,特别是今年西太平洋副热带高压整体偏弱,位置也不稳定,流域水雨情还在演变发展,具有很大不确定性。结合目前已发生的汛情及后期预测分析,初步判断,长江流域的汛情仍可能进一步发展,未来防洪形势依然严峻,需要高度重视流域汛情的实时变化,加强汛情的滚动预报预警,进一步强化流域防洪工程和非工程防御措施综合运用。

另据水文气象部门初步分析,7月下旬,长江上游、汉江及中游干流附近仍将有强降雨过程,上述地区降雨量将较常年同期偏多2成左右。8月份,长江上游干流偏北地区降雨偏多,可能会出现局地洪涝或山洪灾害现象。

7月20日,在永固垸西线防洪大堤,武警湖南总队岳阳支队官兵处置渗漏险情。

各地汛情

洞庭湖再进全面超警戒状态

记者从湖南省水文局了解到,截至7月20日8时,环洞庭湖区共有23个水文(水位)站超过警戒水位,超警站点比18日增加7个。这也意味着时隔一周后,环洞庭湖区再次全面进入水位超警戒状态。目前,环洞庭湖区各站水位仍呈上涨态势。

据了解,20日8时,洞庭湖出湖控制站城陵矶站水位34.24米,超警戒水位1.74米,较19日8时上涨0.21米;西洞庭湖常德市安乡站水位38.28米,超警戒水位1.28米,较19日8时上涨0.72米;南洞庭湖益阳市沅江站水位35.07米,超警戒水位1.57米,较19日8时上涨0.22米。

据湖南省水文局预测分析,受长江来水持续增大等因素影响,洞庭湖水位正在缓慢上涨,城陵矶站将在21日~22日出现超保证水位。此外,根据当前水库调度及流域雨情、水情等,预测21日~22日西洞庭湖、南洞庭湖部分控制站的水位将维持超警戒水位,且会继续上涨。

淮河防灾应急响应提升至I级

7月20日8时,水利部淮河水利委员会将水旱灾害防御应急响应由Ⅱ级提升至I级。截至7月20日7时,淮河干流王家坝至淮南段水位全线超警,其中王家坝至南照集段超保证水位,南照集至正阳关段接近保证水位。

鉴于当前淮河严峻的洪水灾害防御形势,水利部淮河水利委员会决定,自7月20日8时起提升水旱灾害防御应急响应至I级,要求流域各地按照职责分工和有关规定,切实做好各项防御工作,全力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,最大程度减少灾害损失。

记者在淮河干流王家坝水文站现场获悉,7月20日8时32分,王家坝闸开启闸门,向蒙洼蓄洪区分洪。截至20日10时许,王家坝闸今晨开启以后五次抬闸,闸口抬高2.5米,13孔全开,水位已经从29.66米回落到29.62米。

河南应急响应提升至Ⅱ级

记者从河南省水利厅了解到,受持续降雨影响,河南再度调整水旱灾害防御应急响应等级,7月20日9时起将水旱灾害防御应急响应提升至Ⅱ级。

据了解,由于豫南部分地区受持续暴雨、大暴雨影响,淮河干流淮滨水文站超过警戒水位后仍持续上涨,支流史灌河长时间超保证水位,河道堤防防守压力大,河南省水利厅决定于7月20日9时起,将水旱灾害防御应急响应提升至Ⅱ级。

河南省要求有关市县严密监测雨水情,加强会商研判,做好预报预警,加强堤坝等水工程巡查,全力做好可能出现险情的应对处置工作,确保人民群众生命安全,最大程度减少灾害损失。

天气展望

21日起雨带北抬

7月20日早晨,中央气象台解除暴雨蓝色预警,本轮南方强降雨进入减弱阶段。中央气象台预计,随着副热带高压西伸北抬,我国主雨带将逐渐调整至黄淮、江淮北部、四川盆地等地,而长江中下游及其以南大部地区将被高温覆盖。

中央气象台预报显示,20日白天到夜间,黑龙江东部、吉林东北部、江南北部、贵州、广西、云南、青藏高原东部等地仍有明显降雨,其中吉林东北部、贵州东南部、广西北部、西藏东南部等地局地有暴雨。

21日起雨带北抬;21日至23日,四川盆地、陕西南部、河南、山东等地将迎来一次强降雨过程,局部地区有大暴雨,伴有短时强降水,局地有雷暴大风等强对流天气;主要降雨时段为21日至22日。

气象专家提醒,21日、22日两天,强降雨重心将转移至河南、山东一带,请这些地区的公众关注最新天气预报预警信息,注意防范强降雨可能引发的山洪和地质灾害,同时警惕局地强对流天气的危害。

一线人物

“硬汉”傅山祥

洪水退去后,重庆万州区五桥街道五桥老街的淤泥没过脚踝。一个皮肤黝黑、身材壮实的汉子,扯着嘶哑的嗓子,如打仗般往来穿梭着,协助专业人员开展清淤、消毒工作。

他是53岁的香炉山社区党总支书记傅山祥。香炉山社区是万州洪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,但傅山祥从洪水中救出10余人,确保2000余名居民无一伤亡。

洪水突如其来。7月16日凌晨,瓢泼大雨从天而降。7时许,傅山祥接到同事紧急电话:“老街雨太大了,五桥河水位暴涨,很危险!”

二话没说,傅山祥就开车往社区赶。途中,山体滑坡阻断了道路,他就下车冒雨徒步前进,约1小时后赶到社区时,洪水已开始涌入老街。

傅山祥立即和街道社区干部、志愿者们分头通知居民迅速撤离。他们拿着喇叭反复喊:“洪水要来了,马上离开家!”

7月19日晚,在位于蒙洼蓄洪区内的郜台乡桂庙村,当地村民驾驶三轮车转移家中物品。

大部分居民听到喊话后,开始陆续撤离。12时许,傅山祥疏散完群众后,又开始挨家挨户排查。

“糟糕,对面还有3个人!”傅山祥发现,一栋临河的居民楼二楼楼梯口,65岁的马健和儿媳、孙女正在呼救。此时,街上的洪水已经1米多深,水流湍急。

“站在那儿不要乱跑!”傅山祥一边喊话,一边将绳子拴在树上,双手抓着绳子,跳进洪水中,艰难地向街对面蹚水而去。

“水又急又深,好几次我看到傅书记差点被洪水冲倒,看得我双手冒汗。”志愿者陈卫国说,约10分钟后,傅山祥才到达街对面,将被困的3个人先后背到安全地带。

“如果不是傅书记,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马健说,她们在家睡觉,起床后才发现洪水已将街道淹没,只能站到二楼楼梯口呼救。

转移完三人后,傅山祥继续逐户排查。很快,他又在一栋居民楼的二楼发现了瘫痪在床的78岁老人牟维地。他冒着齐腰深的洪水,将老人抱到安全地点。

7月19日,在重庆市万州区五桥街道香炉山社区,傅山祥(右)在跟工作人员沟通清淤进展情况。

渐渐地,洪水已经快淹掉一楼,但傅山祥的排查仍未停止,在同事的帮助下,傅山祥先后救出10余名被困居民。

傅山祥水性极好,但因体力不支,在救一名老人时呛了好几口水。全部居民疏散完毕后,同事们劝傅山祥回家休息,他坚决不肯:“我不能走,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。”

统计因灾损失情况、制作数据报表、协助救援队伍清淤消毒……傅山祥又开始忙碌起来。他一直吃住在社区,3天只睡了8个小时。

实际上,在年初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,傅山祥的“硬汉”形象就已深入人心。他将帐篷搬到社区外出的路口,冒着严寒在帐篷里住了40多天,被居民亲切地称为“帐篷书记”。

在此次洪灾中,傅山祥自家的甲鱼养殖场损失惨重,两万多只甲鱼全部被洪水冲走,他却忙得没顾上回去看一眼。

“我从来不怕失败,从头再来吧。”傅山祥眼中闪着光。

(新华社)

(信息收集:南海人才网)   
相关资讯
Copyright© 2000-2011. Goodjob.cn® All rights reserved. 南海俊才网® 版权所有
南海人才网专注南海人才,服务南海企业,致力于打造一个资源丰富的南海人才招聘网
本网所有资讯内容、广告信息,未经书面同意,不得转载。
经营许可证编号: 粤B2-20050466